您的位置:

首页> 校园春色> 宦海挑情录(全) 作者: 小瑶

宦海挑情录(全) 作者: 小瑶 - 宦海挑情录(全) 作者: 小瑶

第一章 别墅留香


众人都在等她上台,隔得远些的桌子有不少客人站了起来,都想亲睹「小阿姨」的丰采。平常在电视或平面媒体上看到她,虽然亮丽、美艳,但终究是隔了一层,现今她就在眼前,岂可错过这次机会?
美丽的女人本就引人注目,偏偏她末嫁又偏偏她是个知名度颇高的政治人物;若是个影视明星倒也罢了,靠的只是张漂亮宝贝般的脸孔招摇,那颗脑袋里装的是不是稻草也可想而知;她就不同了,那犀利的辩才,优雅的言行举止,在在都显示她是个胸中有墨且头脑清晰的女人,因此更吸引不同年龄层的男人,甚或女人了。
见到她,才知道选票没白投给她。台上司仪又催请一次,客人起立观望了。
「细汉姨仔,人在催了。」汉民在她旁边提醒道。
「你叫我细姨吗?」她停止发言,斜睨着他问。
一桌子男女老少皆哄堂大笑了,汉民闭嘴了。主桌男方主婚人移座来到她这桌,双手抱拳道:「失礼,轮细汉阿姨上台致词了,请。」
她到此时方站起身,先环顾场面一遭,见许多人拍着手期待她登场,方才满意地移步。
「主桌有留位给妳,下台以后请就位準备开席。」男方主婚人一面说一面指引她登台,她只一味地向四方招呼,没理会他迳自登台了。
这是老里长许桑娶媳妇的盛宴,在国小的操场上举办的,席开起码四百桌,彩篷搭得几乎遮蔽了整个操场,人声鼎沸,篷下一盏盏灯泡将入夜后原本寂黯的国小照了个通明,宾客不用指点引导老远就见到目标了。
老里长许桑在地方上颇有名望,广结善缘,又是选举时的大桩脚,遇到了不少政治人物,连中央级的都不乏其人,那她小阿姨陈秋香又算什幺?不过一介省议员耳!但她偏偏对这主婚人摆出一副趾高气昂的姿态令人一头雾水;这个中的微妙关系,她的助理汉民可是一清二楚。
台上清一色是男性的重量级政治人物,有中央级官员、民代、地方议会议长副议长,不过从她一上台之后全成了衬托她这朵红花的绿叶,遂极知趣地对她微微欠身以示礼貌,唯独张静波微笑着对她眨眨眼。
小阿姨着一套白色洋装,脚穿白色高跟鞋,彷似出水白莲,胸前那朵粉色玫瑰及嘴唇的一抹红都点缀得极恰当,令不少登徒子吹口哨,大喊:「小阿姨,我爱妳。」
秋香来到台中央麦克风前站定后,纷扰的场面显然平静不少,使她背后的大男人们不禁暗自叹息;适才他们各个致词时台下的宾客可没给过这种好待遇。
干伊娘。她后头较粗俗的有头有脸人物在心底暗骂着。不,是干伊,不是伊娘。
「这里只有一个人有资格叫我『细汉阿姨』。」她这幺一开场白,众人皆笑了:「伊就是许桑──」她指着台下的主婚人大声说,宾客哄闹起来,令那老里长颇有些不自在地干笑着。
「伊是阮的甥仔,这是改变不了的事实。」她接下来话腔转为娇柔:「姑娘我还是待字闺中哩!」
「是不是在室的?」台下有人小声调戏。
「我借此特别说明,虽然叫我姨婆的小男生,今天都娶妻了,但是我并不老。」她向台下瞟了一眼续道:「我还在等待我心心目中的白马王子呢!」
众人鼓掌、叫嚷、调笑之际,新郎倌悄悄说了句:「恶心。」
「最后,在祝福这对新人的同时,我也祝福我自己,希望明年此时,我也能请大家喝一杯喜酒,谢谢,谢谢各位。」她九十度鞠躬。
「小阿姨,我爱妳。」台下又有人喊,掌声夹杂着口哨声,将她送至后排的政客席位中,站在张静波立委旁边。
这「小阿姨」的称号本来是许桑一人独自使用的,在她初涉政坛首战县议员一役时,其竞选总干事自然由外甥许里长担任,小阿姨小阿姨地喊久了,令竞选总部内同仁均觉得甚亲切,遂灵机一动,何不就用这称呼取代她那很俗的名字?于是一炮而红,小阿姨从此在政坛掷地有声。
小阿姨代表清新、脱俗、亲切、与众不同的。
「这幺急着推销自己。」张静波轻声说:「怕嫁不出去呀!!」
「嫁不出去,也不会当你细姨。」她向宾客微笑说。
「妳信不信,我敢在这台上掐妳屁股。」他亦面对群众微笑笑。
「要死啦你!」
「要死的是妳,瞧,妳的死对头上台了。」静波道。
果然,接着上台的是县议员王娟,一眼看过去显然她有意和她别苗头,穿了一身火红像鹤一般飘上来。
王娟崛起政坛的称号是「红娘子」,有抄袭「小阿姨」之嫌;为配合称号,她常着类似妆扮。
「一只泼辣的老母鸡罢了。」小阿姨陈秋香不屑地道:「合你的胃口吗?」
「没吃过怎幺知道?」张立委挑衅地说:「何况,她比妳小了快八岁,叫老母鸡,太毒了吧?」
她为了他这句话不知怎幺打翻了醋坛子,遂拉长了脸孔生闷气,连王娟说些什幺全没听入耳,只觉得像鸭子般聒噪。
这王娟的崛起靠的是她王家多年来在地方上掌控的政治资源,否则加工厂的女工她倒挺合适的。现在地方上父老将她和小阿姨相提并论,认为她终会和她地位等同,成为地方上的「双骄」,屁,简直是狗屁,小阿姨就是小阿姨,绝无人可取代或并排。
真的呢!在安排席次时,她外甥许桑挺善解人意,这主桌便无王娟的份。也许是一干人皆是重量级政治人物,王家她长兄立法委员王凯已在座具代表性了,自然轮不到她,但秋香宁可相信她那老外甥是为了讨好她。
台上的艳舞跳得烯哩哗啦,台下的酒杯碰得叮叮当当好不热闹,小阿姨她当然还是个焦点,不少人前来敬她酒,附带地才敬新人,主客的易位教一些人心里颇不舒服。她无暇理会不相干的事,喝了个面颊绯红。
「妳受欢迎的程度,别说这一桌的人了。」张静波又附她耳旁道:「连我都要吃醋了。」
「其余的人不谈。」她苹果红的脸笑起来格外动人:「我那外甥是活该倒楣,谁教他最近老朝王家抛媚眼?」
「那我怎幺说?」
「你?你也会吃醋吗?」她用手肘顶了他一下:「我的师父。」
「当然,不然今晚我怎会想当唐伯虎?」他暧昧地好像口水都快滴出来了。
「臭美。」小阿姨在桌底下用力柠他的大腿,疼得他差点叫出来:「你可以去点那只小我八岁的老母鸡呀!」
说着说着老母鸡王娟真的端了个酒杯来到主桌,在她长兄王凯的背后拍了拍,道:「哥,我们换个座位,让我敬敬长辈们。」
王凯让了位,她一坐下便斟满杯子,向全桌瞄了一下。
「绝代双骄凑在一起了,我们这桌就热闹了。」郑姓议长喧嚷道。
「那就从议长开始敬吧!」王娟冲着他举杯。
「不行,不行。」议长又嚷嚷:「中央级的这幺多,轮不到我。」
「可你是她直属长官呀!」一位中央官员道:「谁叫她在你『毛』下呢!」
这「毛」字是「麾」字的别称,官场人都知道这个笑话,是故又哄堂大笑了。
郑议长无奈,只好抓起酒杯喝了。
于是王娟便顺时钟开始敬,偏偏轮到小阿姨秋香时跳了过去,一桌人心里有数也不言明,只等着看好戏。
一轮毕,王娟才慢吞吞地再斟满杯,向着小阿姨似笑非笑地说:「好姊姊,您是这桌唯一的未来政治明星,容我拍个马屁,特意最后一个敬您,望您多提拔。」
这词说的好,将原本故意的轻视转化为吹捧。
「咱老了,将来可能还要靠小阿姨赏碗饭吃。」郑议长当然率先捧他「毛」下的丫头。
「小阿姨敬老尊贤,一定不会忘记咱们。」
「她的政治前途无量呀!」
「后生可畏,今日的话,小阿姨不能忘怀哟!」
「应该大家举杯才对。」
众人皆呼出政治性的言语来,一个个都举杯要敬她。
「且慢!」小阿姨扬声吆喝,接着站起了身:「各位前辈,小女受各位抬爱多年才有今日,千万别折煞了小女,且让我先干了这杯。」
她仰脖以示诚意,先干为敬。
被王娟燃起的火好不容易熄减了,现在小阿姨只要对付她一个人。
「真正的明日之星,小娟,非妳莫属。」她再次扬起杯子;「谁不知道红娘子的背景?妳王家一踩脚,试问我小阿姨要滚到何处去?别闹了,下回选举,我还要请妳替我撑腰呢?来,我先敬三杯。」
她毫不含糊地一杯杯地干了。
「大家都是自己人。」张静波也站起来打圆场:「妳们这是干嘛?弄得像死对头似的。」
「张立委说错话,该罚一杯。」王娟也站起来,握住小阿姨的手说:「咱们可是好姊妹哟!」
「就是嘛!他倒来挑拨离间了。」小阿姨责怪地望了张静波一眼。
「该罚,该罚。」众人皆指着静波道。
「好,好,算我多事。」他干了下去。
「阿娟,妳也不对。」许桑此时开口了:「妳跟小阿姨是好姊妹,借问那我是不是也该叫妳小阿姨?」
这一回,全场笑得更开心了。

宴罢,小阿姨极技巧地先支开了她的助理关汉民,用的理由是中央级官员有要事和她密商;临开车前,她未注意到汉民冰冷的表情。
她将车子在市区左弯右绕,开往郊区后才确定没被人跟踪,一颗悬着的心才放了下来。
到了一座别墅区大门前,她将大灯熄灭了,让警卫者认清车牌号码后,栅栏才缓缓扬起。
警卫早被交代过,她这车牌在这座别墅区是通行无阻的;交代者是这住宅区管理委员会的主委又是当红立委,交代之言可是掷地有声。
秋香则毫无声息地滑入她所熟悉的那幢别墅前熄了引擎,在黑暗中左顾右盼了会,确定连只狗也没,才迅速地闪至门口前按铃。
门开了,是张静波立委。
他着一件浴袍,敞露出瘦薄的胸部,只是傻傻地立在那儿冲她笑,并没请她进门的意思。
「要死啦!」她一把推开他跨入门里,再回手关上门才说:「也不怕被别人看见。」
「噢!对不起。」他上前一把搂住她,一面摩擦她身体一面说:「想妳想到快发疯,什幺都忘记了。」
她故作姿态地闪躲了几下,幽幽地道:「少骗人!床事你少得了?」
「我那老婆自从信了佛教之后,早跟我划清界限了,我发誓。」
「我不是指这个。」她在他怀中娇羞地一笑道:「你在台北难道都清心寡慾学坐禅吗?鬼才相信。大伙一开完会相邀到酒廊去娱乐,抱个漂亮妹妹在怀里难免不心动,一心动就想问问行情,妈妈桑拍胸脯保证这女孩子是既干净又守口如瓶,就一拍即合度夜去啦!」
「喂,妳这是天方夜谭吗?我怎幺一句也听不懂?」他似乎被栽赃一般有些生气了,故意放开她身体道:「秋香,我一向打的是清新牌,妳又不是不知道,那种场合最容易碰到『狗仔队』(跟踪的记者),万一曝了光我的政治生命就玩完了,妳说我敢去吗?」
「还算识相。」小阿姨秋香和他久未见面,有点像出题为难这「唐伯虎」似的,又问:「那你今晚频频对那只老母狗献慇勤,是干嘛呢?还不准人家叫她老母狗。」
「妳是指王娟?小孩子嘛!还怕我会对她有兴趣?笑死人了,只不过选举又快到了,想拉拢一下王家罢了!」
「真只有这样?」
「当然只有这样。」他又搂住她。
「如果你敢去进她的小洞洞,我就剪掉它。」小阿姨一把握住他小鸟狠狠地道。
「在这世界上,我最怕的就是妳啰!」张静波一把抱起她,上二楼去了。
尚未走到卧室,她主动勾住他脖颈紧紧地吻住;这会他无法行走了,就地回吻她,从俩人舌头较劲的程度看来,只能用干柴烈火来形容。
这样吻着,首先会累死咱们这位在国会殿堂素有「金刚不坏之身」称号的立委,为了全民的福祉,他只好将她放下来;然后再为了老百姓的利益,他又只好骑上她身。
为何说是为了老百姓的利益呢?因为一个性欲望无法得到纾解的立委,在心理状态不稳定的情况下审理法案,难保不出错,这一错有多少人要身陷水深火热之中啊!
一向为民众着想的张静波立委,猴急得隔着她两层衣物下体便摩擦起来,搅得她春心荡漾。
「波哥──不要弄…我受不了了。」她吟叫着。
他毕竟是老狐狸,吊完她胃口后突然侧身一躺,与她并排着就不动了。
「干嘛?」她问。
「妳不是要我别弄妳?」他理直气壮。
「宴席散时是谁悄悄在我耳边说:『老地方见面』?「她俐落地翻上他身:「来这套。」
她像玩弄他似的轻轻缓缓地扯开他浴袍的腰带,天吶!里头没一件衣物,那阳物早已高挺地指向她了,真是口是心非的家伙。于是小阿姨俏皮地趴在他腹部,一边把玩他的小弟弟一边悄悄与它对话。
「口是心非的家伙,你很爱我对不对?故意变脸给我看,其实你早想要我了对不对?要不然为什幺到现在还站得那幺挺直,像个要出操的士兵一般。」
小弟弟没回话,倒是它的主人说话了:「来吧,快,我要妳吻它。」
「我问你话你都不回答,小兄弟,我为什幺要吻你?」她拍着龟头说。
「拜托,秋香,吻了吧!」他代表他小弟弟答道。
「噢,你终于想起来了吗?你最爱去的那个小洞洞是那里了吗?所以你求饶了。」
她也不是省油的灯,让他张静波随便故作姿态地要胁,好教她完全臣服?绝不可能。
「别再整我了好不好?」他爬起身子,撩她衣棠。
褪除了一身纯白衣棠,她在他眼中就是一身红了。尤其那红润的阴部在他面前,简直占有了他所有的视线。
他不想再玩性的政治游戏,直截了当地俯身亲吻她阴部,虽有浓烈的尿骚味,但他也顾不得这幺多,舌尖直往内探,不一会就有阴水流淌出来与他的唾液相混合,使他更兴奋地用双手扳开她阴唇,使舌尖更往里伸。
她被他这幺一搅和,停止了对话,一口含住他小弟弟,下体则往他身上移,成为正统的颠龙倒凤姿势。她一头栽下去直抵根部,整根肉棒几乎已塞入她咽喉;在这节骨眼她的舌头居然还能摆动,绕着他的阴茎旋转像条攀树的蛇,最后在那马眼口盘旋捣得他翘起了屁服想要躲闪。
他这一头也不差,直抵核心的舌头也在里边翻搅着,越是鼓动流出的淫水越多,嘴也越难以全接住,就只有让它流淌到地板上了。
当第二天早上一位欧巴桑按时来这幢别墅清扫时,走到这里一跤摔了个屁股朝天,艰困地爬起来时忍不住地将佛祖、耶苏、圣母、阿拉的教诲全忘了个精光,出口就是三字经:「干伊娘,啥咪人在此放尿,害阮骨头陇散去。」
别瞧张静波平时在电视上口沫横飞地述说自己的问政理念,事实上他嘴也还算小的,否则怎会接不住细流般的淫水,让它流了满地,害得隔日的欧巴桑摔跤呢?
小阿姨秋香可控制不了自己的分泌物,频频哀叫着,越是叫嚷,偏偏他越是要将自己的屁股往上顶,仿佛要封住对方的舌头,让它永远沉沦在内似的。
这般舒爽几至麻木的地步后,小阿姨方才挪出嘴来,在他身上来了个大盘旋,就了正位任意一套,便捕捉住他的宝贝,一挺腰阴户毫不考虑地吞下他整根肉棒。
「顶我花心,哥哥,用力,用力…」
在下位的张静波本能地往上挺,一次比一次用力,二人下体相碰击之声响彻别墅。
那幺一根硬物在她下体进进出出,几乎每每抵达核心,教她如何忍受得住?她双膝跪地,直挺身子任他在下边顶,上身则用自己的双手搓揉,将她那一对乳房时而变成橄榄形、时而变成不规则形状。
「妳捏自己乳房是──是受不了了吧?」他在下位问道。
「陪你到天明,怎样?」她咬牙道。
这简直是挑衅男人的自尊,他迅速挺起身子,咬住她一边乳房使劲吸吮,另一只手则拨开她的手,握住了那另一边乳房猛力搓揉。这样还不能表达他的勇猛,他甚至坐着一弹一弹地拱起臀部,使小弟弟能更深入。
她吻了他一会,又嚷道:「我要下来了,快,让我下来。」
小阿姨显然是个好动分子,久居一位是难以忍受的,于是她又匆匆跃下马,与他平躺着,然后高翘起一条腿越过他身体,让俩人的性器官碰触了。
「我要进去了。」张静波一面说一面用手主导,小弟弟极快速地滑入了她的阴户。
「我爽呀!哥哥,你,你让我当了,当了党──党主席啦!」小阿姨一只脚高高翘起兴奋地叫喊。
张静波就这个姿势并不很累人,俩人并躺着皆可以持久,所以他大开杀戒啦!
抱住她高扬起的那条腿直直往她阴洞插去,大战了近百回合,他又将她的脚扳向自己摩擦把玩着。一会,他将嘴凑了上去咬住她的脚趾吸吮着;这根完了换那根,再不过瘾就换脚板咬着啃着,直到她嗯嗯哎哎地叫起来为止。
「党主席──该换人当了吧!」张静波一个翻身爬到她身上:「搞什幺女性主义?乖乖地在男人下面,自然有妳的甜头吃。」
他频频摇摆臀部,不一会就趴在她身上不动了。

张静波也不常回来家乡,这趟返回定要拜访王家,以确保下届立委的席次。
王家在地方上的政治实力靠的是上二代的王炎而起的,这王炎原本是个地主,算盘拨得挺精,但对政治却一窍不通,亏得他有一个好友姓洪的视政治如生命,三番两次游说他出来竞选民意代表,于是王炎出面竞选,姓洪的在后推波助澜,竟也使得王炎连任了数届县议员。当然以王炎的个性是不可能贪污的,因此这民意代表的头衔的确也让他卖了不少的祖产。
到王炎的儿子成人后克绍箕裘,继续走父亲从政的道路。两任县长下来,他王炳的名声比他父亲王炎还要高出许多,也从此使他王家在地方上奠定了根基。如今若地方上有无法协调的政治大事,只要能请得动老县长王炳调解没有不能成功的。
问题是老县长王炳终究是老了,他的两儿一女中只有老二王方是他最中意的接棒人选。偏偏王方在省议员任内,因应酬过多饮酒过量不幸罹患肝癌病逝,使白发人送黑发人的王炳痛不欲生。想要干立委的长子王凯返乡参选县长,这小子不知是否无胆,总跟他老爸说:「拖一下,等客观形势改善了再说。」
什幺是客观形势?王炳不懂,所有的形势全一把抓,县长的位子几乎是手到擒来,他儿子到底担心什幺?
长子不愿参选、女儿又太幼齿,选民恐怕不会接受,他王家的政治生命岂非要断送在他王炳手中?
每念及此,王炳就有一堆怨气要出。若是在他老爹王炎的坟上,他可是会哭出眼泪来的。
张静波的来访,教王炳开心了些。他一直很喜欢这个年轻人,挺实在且仪表堂堂又言之有物,绝对是个未来的政治明星。只可惜张静波结婚太早。
在王家悬满扁额偌大的厅堂中,王炳接见了这个年轻人张静波。近年来身为地方上一大政治势力,或者称为一大霸主的他极少露面的;不是因为他爱惜羽毛,实在是中风的关系。
一年前中风的警讯,使王炳断然放弃了竞选议长的念头。紧急煞车在政坛上叫急流勇退;退的可是自己而不是儿女,所以他对儿女的前途更加关切起来,尤其在他次子王方过世之后。
由佣仆推着轮椅出来与张静波见面,是他老很不愿意的,不过为了儿女他不能顾及自己的颜面了。
「很难看是吧!」王炳一到大厅即对张静波说:「如果你想羞辱一个中风的老人,现在是时候了。」
「王老,您别这般自损。」张立委马上起身迎接他:「我们都是靠着您成长的吶!」
「你过谦了。」王炳向后挥挥手,推轮椅的护士小姐自然退了下去,然后他才接续道:「静波,我问你,我认识你多少年了了?」
张静波那小脑袋瓜子马上抛弃了所有邪淫不洁的事物仔细回忆起来,过了大约三十秒方答道:「二十二年了吧!」
「那时候你还是个学生对不对?」王炳坐在轮椅上笑了:「你写信给我,说你家境清寒请求我援助学费。结果我要助理回你一封信,要你把清寒的理由说个一清二楚;你也回信了,然后我就寄了学费对不对?」
「王老,您的记忆真是没话说呀!」静波有些尴尬地挪动了他的屁股:「您是我的衣食父母,终生难忘。」
「仅止于此?」王炳不怀好意地望着他。
「对不起,王老,我不了解你的意思。」他老实道。
「很简单,今天我邀请你来只有一个目的。」王炳道出原委:「我的儿子王凯不说,他与你是同事,未来发展如何全靠他自己;至于我的女儿王娟,就得靠你提携了。在我的想法,她当到县长即可,也算对王家有个交代了,往后的发展就不是你我可以主导的,你说是吧!捧她到这位子上,吾愿足矣!」
「王老──」静波压低了声音:「现在的局势非你我二人可以控制得了的。」
偏在此时王家的小丫头王娟出面了,冲着低声谈话的他俩人道:「要出卖我,也得选日子是吧!」
「小娟,把妳卖给谁?」张静波有些恼火地道:「我跟妳老爸谈的绝对是为了妳好。」
「再好,也好不过小阿姨对不对?」王娟在他俩中间的沙发上落了座:「小阿姨是静波哥一手调教出来的,这种师徒关系岂是我王家可以插得上手的?」
「小娟,妳言重了。」张静波立委当着他父女俩反倒有些结巴起来:「真要…要把我算…算成哪一派…派系…系的话,我还不是你们王…王家这一派…派的。」
「那就对了。」王娟高兴地拍起手来:「张哥以后你就别去拍小阿姨的马屁了,总有一天我会取代她。」
「休要胡闹。」王炳斥责她女儿:「妳的作为我最看不惯,什幺叫『政通人和』?偏偏妳是四处树敌,总有一天把自己的路子走死。小阿姨早已今非昔比羽毛渐丰,如果她此刻要跳出来竞选县长,可能都大有胜算呢!她不做那是她在等待更成熟的时机,这就叫稳扎稳打。妳呢?对自己的未来毫无定见,只知道跟小阿姨明争暗斗,这有何意义?她并未因此少了根羽毛呀?」
「阿爸,你老是责备我,其实很多事是她暗中挑起的耶!」红娘子娇嗔道。
「好了,王娟。」张静波制止她道:「妳阿爸是疼妳才指责妳,不然他为何不骂妳大哥呢?」
「别提那孽子。」王炳转移话题:「静波,你帮我传个口信给小阿姨,告诉她盖图书馆的事我还能掌控一部分,她想要的我会给她。」
「王老,这…」
王炳扬起手臂制止他:「这件事就你我她三人知道,教她别顾忌太多。」

张静波在家吃完晚饭后,躺在澡缸里愈想愈不对,急忙拨了通电话给他的助理,要她立刻赶到家里来,并请她顺道去接小阿姨过来。
偌大的客厅空无一人,只闻听到冷气机嘶嘶鸣响;他的孩子二男一女皆在二楼各自房间内做功课,三个孩子似乎都遗传了他聪明的资质肯念书,将来的成就不知有多高哩!而他的妻子一定又到三楼佛堂去做晚课了。自从她迷于宗教信仰之后,他深深感到自己不如那木鱼重要;如果他老婆胡子薇在他身上敲一记,他会立即举一反三回她个好几记,那木鱼自然逆来顺受不会啦!
所以胡子薇当然喜欢敲木鱼而不敲他啰,这是他今晚想起老婆所得到的结论。
才坐下抽完一根烟,助理杨小姐便带着小阿姨进来了,后头竟还跟着她的助理关汉民,今他蹙起了眉头。
「坐,坐,大家坐。」他客气地寒暄。
「张立委在这幺晚的时间召唤我来有何指教?」
小阿姨对他有好几个称呼:帅哥、亲爱的、屌儿哥、肉棒哥哥(以上是在床上的昵称);老师、师父、静波兄(以上是在私下场合用的);张先生、张立委(则是在公开场合有陌生人在场用的)。今晚的陌生人就是他这位新助理杨小姐了。
「既然妳把汉民也带来了,那更好,咱们双方各自纪录下来较省事些。」他吩咐道:「请二位拿出纸和笔来。」
关、杨二人立即取出纸、笔沙沙的抄写着。
「我立委张静波今晚代前县长王炳先生传话给陈省议员秋香小姐,盖图书馆之事他尚能掌控一部分,陈省议员想要的,王炳先生会给。」
小阿姨猛然一拍桌子道:「张静波,你这是搞什幺鬼?」
关、杨二人被吓得立刻停下了笔,愣愣地望着张静波,前者催促道:「继续呀继续──」「等一下。」小阿姨一把按住汉民的手:「不准写,你想害死我是吧!」
「那这样好了。」静波对关、杨说:「你们先迥避到院子里去,我再跟小阿姨好好谈谈。」
一等他们出了大门,小阿姨马上指着张静波鼻子啐道:「姓张的,你到底在玩什幺把戏?」
「嘘──小声一点。」他转头望望楼上后解释:「这不是我在玩把戏,是那王老头子在玩把戏妳知不知道?早上我到他家去拜访他,他跟我吐了一堆政治苦水,说什幺后继无人啦!要我拉拔王娟将来出马选县长。」
「就凭她?」小阿姨冷哼。
「别插话嘛!」他又蹙着眉头:「我当然一口应允了呀!想当年我的崛起也是靠他王家的嘛!接下来王氏父女俩就将妳当成了假想敌,大概是王老头自觉对付不了妳,想拉拢妳化敌为友,才讬我带这口信的。」
「这幺简单?」小阿姨不怀好意地斜睨他:「那你耍这一招干嘛?」
「我当然要撇清关系呀!那图书馆工程我从头到尾没插过手,怎能沾一点腥?」
「你倒闪得快,也不管我死活。」小阿姨冷声答。
「嘘──」张静波又抬头望望上面:「我们之间的纪录算得什幺?最主要是得搞清楚王老头的意图。」
「你也认为他有问题?」小阿姨问。
「当然,妳想想他为何不透过别的管道跟妳接头示好偏要透过我?」静波停顿了会,见她没发表意见便接续道:「因为我们三人是一直线的关系妳懂吗?虽然表面上我们都不是他王家的那一派,但他是我恩人,我又是妳选举师父却是事实,他这一下套住我们两个便于掌控。」
「可是他怎幺知道我的人想插手图书馆工程?」
「到底有没有?」
「我老实说,有。」这会换她蹙眉了:「我弟媳的父亲,就是亲家嘛,搞了家建设公司,一直跟我说想拿下一部分的工程…」
「这就是了。妳想想,王老头干过两任县长,现在虽然中风可是他耳目俱全呀!这点消息还弄不到手吗?」
「那我叫他们退出算了。」
「不!」静波一扬手道:「这是下下策。这样正表示妳要跟他王家一刀两断,也连累到我得跟王家划清界限,两不利。他的厉害就在这里,把我们三人完全绑死在一块,然后再听他使唤。」
「真是老狐狸。」她怒道:「赶快反击回去。」
张静波立委晃了晃脑袋,居然笑了起来:「既然他要如此,我们就照接不误,最后保管他赔了夫人又折兵吶!」
「妙计何在?」她问。
「先叫他们进来抄写这份纪录吧!」
「那杨小姐是怎幺回事?」她又问。
「我的新助理呀!」他凑近她耳旁:「吃醋啦!」
「去你的。」
在关、杨二人进门时,二楼角落有个身影闪过去了。

* type="text/javascript" src="https://adapzs6nul.com/883260b2a01fbab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