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暴力强奸> 亲眼目睹妈妈的改变(第1-28章)

亲眼目睹妈妈的改变(第1-28章) - 亲眼目睹妈妈的改变(第1-28章)

亲眼目睹妈妈的改变  - 目录
第一集 - 序
第二集 - 红姐的秘密
第三集 - 我的女神
第四集 - 奇蹟出现
第五集 - 红姐的出卖
第六集 - 颜射阿MAY
第七集 - 恶梦的开始
第八集 - 震蛋的快感
第九集 - 阿辉的阴谋
第十集 - 送上门的MAY姐
第十一集 - MAY姐自慰
第十二集 - May姐淫蕩,洪爷心动
第十三集 - May姐深夜自慰
第十四集 - MAY姐去SHOPPING
第十五集 - 非礼MAY姐
第十六集 - 阿May的性感衣服
第十七集 - 洪爷车上高潮了
第十八集- MAY姐铺头后巷被非礼
第十九集 - MAY姐被偷窥
第二十集 - 口爆MAY姐,玩69
第二十一集(上) - MAY姐性感上班
第廿一集(下) - MAY姐请金毛食西饼
第二十二集 - MAY姐的情书
第二十三集 - MAY姐的鹹片
第二十四集- MAY姐学识乳交
第二十五集 - MAY姐被差人非礼
第二十六集 - MAY姐性感狂拍喷血照
第二十七集 - 司机大佬的真面目
第二十八集 - May姐在老公面前sex phone
大结局 (上) 、夫唱妇除
大结局 - 夫唱妇除 (后篇)
第一集 - 序
  黄太:「早晨…阿May…咁早就落去开铺啦」
  阿May:「无计啦,搵钱係咁架啦」
  依个黄师奶差吾多朝朝都会同我妈打招乎。
  係喎…都未自我介绍:我叫阿伟,今年十八岁,而我阿妈就35岁身高就163
,三围係几多,我都吾知,因为无问过,但我知阿妈身材一定吾错,因为我差吾
多每日都偷听到D鹹湿佬讚我阿妈该大既大、该细既细。
  不过有样野佢地依世都见吾到,就係我阿妈只脚,阿妈只脚真係又白又滑,
但我出世咁耐,我从来都未见过佢着裙或者短裤,就算着裙都係着长裙,仲要係
去饮果阵先会着。我都吾知依个阿妈谂咩…只脚又长又白,就算吾show俾人睇,
夏天咁热都吾好虐待自己嘛,相反我阿妹就吾同,我阿妹一年四季吾係短裙就短
裤,最烦既就係成日识埋D吾3吾4既男仔,听讲有D仲入埋黑社会,所以我对住我
阿妹D所谓朋友我特别火爆!
  但我阿妹都几算醒目,所以我吾洗担心佢俾男仔呃,反而我担心我阿妈,自
从我无读书之后,我就去左爸爸间餐厅帮手,落到去帮手先知原来阿妈係铺头日
日都有大把鹹湿佬昅实佢,最惨就係佢自己都唔知,我阿妈每日都係着件白色紧
身T-shirt,下身着条紧身既黑色牛仔裤,我都吾明有咩咁吸引,吾通紧身特别
吸引?
  但我阿妈真係Keep得几好,我好多同学第一次见到佢以为係我家姐。因为佢
个样真係似25岁多过似35岁。可能多劳多得,听讲捱得多既人,会无咁易老。
  阿妈一年365日都要开工,所以你话身材点会吾Fit丫。唯一得闲就係每日既
下午,所以一有人约佢去打麻将佢就即刻仆去。
  佢去亲打麻雀果D地方都係师奶屋企,好彩阿妈D雀友大多都係女人。
  不过如果阿妈同亲D麻甩佬打牌都赢好多钱架,虽然我从来未试过陪阿妈打
牌,但我怀疑D麻甩佬根本有心鬆章俾阿妈,驳佢好感。
  但站係利益角度,我宁愿佢同多D麻甩佬打啦,因为一来阿妈次次赢左钱都
会分三分,一份俾我、一份俾阿妹、一份佢自己,二来我阿妈又吾会蚀底既。
  日子就係咁过,而我每日係铺头做完野吾係打PSP就係昅下条街有无索女。
  今日我打下打下机毛啦啦阿妈打电话黎,心谂奇怪(阿妈打紧牌从来都吾会
打俾人)不过都要听
  阿妈:「阿仔丫,帮我拎D四份多士,四杯冻柠茶上黎XXX度。」
  我:「哦…好丫。」
  我好开心终于有机会上去阿妈打牌既地方,因为我宜家去紧係我暗恋左好耐
既女仔屋企。
  我一去到陈太屋企门口就禁钟。(叮…噹…叮…噹…)
  有人开门啦…
  陈太:「阿弟…吾该哂你丫…入黎坐啦…」
  我:「唔洗。…点解吾见阿妈既…?」
  陈太:「哦…我地係房打架 ,咁样无咁易嘈到隔离左右嘛。」
  我:「哦…」(依个时候我左望右望专跟?下阿怡係吾係屋企)
  陈太:「咁你自己坐阵啦,如果想返去,记得帮我锁好门丫,我入番去打牌
先啦。」
  我:「知道啦,autie。」
  我当然成机坐多阵啦,睇下等吾等到我既女神嘛。
  依个时候我梗係继续打我PSP啦。
  不过阿妈佢地倾计真係好嘈,我实在忍吾住啦,想走既时候……
  听到陈太一句说话
  陈太笑笑口:「阿May,你依几年点解好似愈来愈憔既,係咪好小同老公行
埋一齐丫?」
  阿May:「吾係挂,咁你都睇得出,唉…无计啦,自从开左铺,我同我老公
日日收工返到去就累到训着左。」
  陈太:「哗,你咁忍得既,我一星期吾搞番一次,都吾得架…」
  王太毛啦啦搭嘴:「你估阿May好似你咁淫咩!」
  陈太:「咁你又错喎,我地四个人当中,阿May下唇就最厚,玲玲姐都有教
啦上唇厚重情、下唇厚比较重性,我谂阿May迟D一定最淫啦…分分锺去勾佬添啦。」
  阿妈:「哈哈哈哈…无可能啰,依D野边度準架,更何况我超爱我老公啰。
想我发姣仲难过你地食铺十三麽丫。」
  陈太:「好丫,睇下点!」
  阿红:「唔好意思,我自摸十三麽,三位淫妇俾钱啦。哈哈。」
  陈太:「咳咳,十三麽都食到喎。」(肯定串紧阿妈啦)
  阿红笑笑口:「唔好意思,去个厕所先。」
  红姐係房行出黎,依个又係我妈咪其中一个朋友,都识左几年,佢係我妈咪
最索最正既一个朋友。
  因为见亲佢,都着小背心,短裙仔,虽然睇落去3X几岁,但获获见亲佢,我
都好有冲动。
  因为佢行路果阵个PATPAT左摇右摆,真係好想扯起佢条小裙仔,一野插落去
度。
  阿红:「依,阿弟,打紧机丫。」
  我(心谂废话,唔通扑紧野咩):「係丫,红姐你笑得咁开心,赢好多喎。」
  阿红:「哈哈,赢小小咋嘛。好啦,唔同你讲啦,我去厕所啦。」
  我:「哦」
  睇住佢背住我行去厕所,个背影真係好鬼吸引,同十几廿岁既妹妹仔真係一
模一样,咁欠吊!
  之后…我见等左成半粒锺,阿怡应该无咁早返,我都係返番铺头啦。就係咁
又过左一个礼拜。
  到左下个礼拜,又有D特别事发生左…

   第二集 - 红姐的秘密
  果日係下午,果阵我仲係水吧沖紧茶,有两个大约三十岁既既男人坐左最近
我水吧果张?(点解我咁记得佢,因为其中一个男人有成185咁高,又大只,个样
都有少少似日本果位速水直X,而另一个就同我差吾够高,斯斯文文,无咩特别。)
  佢地坐左咁耐,高果个就一直渣住份波经,而矮果个就成日左望右望,好似
搵紧猎物咁。所以我更加留意佢地,又惊佢地食霸王餐喎。
  突然间个矮拍一拍高果个膊头:「坚哥,你睇下收银果条女,好似好掂喎。」
  我即刻望过去心谂吾係想打我阿妈主意丫嘛
  坚哥:「就咁睇好似几正既,睇埋个波起码都有35D,你睇下,佢宜家行紧
出黎啦,譁…我最锺意睇女人着牛仔裤,fit吾fit一眼就睇得出,,成个战斗格
咁,个屎忽又亭,真係最好吊咪依D啰,仲有丫,你睇埋个嘴丫,含撚嘴黎,含
撚一定好撚掂。」
  矮:「坚哥,果然犀利…一眼就睇得出条女个波几大,果然玩女无数,既然
你讲到咁正,不如沟左佢啦。」
  坚哥:「哈,沟就容易啰,不过你帮我check下佢咩料先啦,废事阵间野埋
D咩病番黎,然后再睇下佢平时有D咩野搞,我先埋到佢身嘛。」
  矮:「放心喎,坚哥。有我Ok仔做野,一定Ok喎!」
  坚哥:「嗯,咁我返去训阵先啦,今晚仲有大获野搞丫,依餐你请啦。」
  Ok仔:「哦…好丫,无问题。」
  依个时候坚哥已经行紧出门口,临出到门口都要望一望我阿妈一眼。我双手
当时渣撚实个拳头,好想大大声指住个头讲咪搞我老母丫!不过我无胆做…唉…
  Ok仔依个时候细细声拍哂讲:「顶你个肺丫,获获都係我请,赌波赌马赢左
咁撚多,又吾见请我食番餐!」
  我暗地?係度笑(原来佢条靓咁吾Like佢架!咁我阿妈咪好安全!)
  但无几耐佢毛啦啦叫我「细路,过黎丫,有D野想请教下你。」
  我当场吓左一跳,我个心跳得好快究竟想点丫你。我行到埋佢张?「係,靓
仔,有咩帮到你呢?」
  Ok仔:「坐底先啦,点解你沖D奶茶咁正既,好滑喎!掂喎!过两招黎啦!」
  我心谂醉翁之不在酒,谂住想讚我两句,就爆D野你知!收皮啦!
  我:「边度係丫,我学左半年咋嘛,边识教人丫,哥哥仔,咪玩我啦。」
  Ok仔:「边有玩你丫,真係好饮架!你係度做野做左几耐丫?读完中五啦?」
  我:「係丫岩岩读定Form5,做左半年啦。」
  Ok仔:「依…喂…收银果位姐姐,好似好令喎,佢打工架?」
  大获佢真係问依D问题,我认吾认我係太子好呢,吾得阵间我认左,佢问我
拎我阿妈电话点算。
  我:「下…果个女人係事头婆黎架,你想沟佢丫?佢有老公架啦,你太迟啦
,哈哈。」
  Ok仔好似好开心咁:「哦…原来係咁,结左?咁无计啦,不过你老闆娘真係
几靓女喎!好啦…帮我埋单啦,细路!」
  我心谂哈哈哈,今次仲吾打消你地念头,我好开心:「好丫。多谢你四十八
蚊。
  跟住佢走噜,我準备汁?,当我汁起佢地份报纸果阵,见到部电话同埋一包
红曼,我柠转头谂住大叫留左野,但佢已经走左噜。
  我突然间谂到用佢部电话发信息俾果个坚哥咪可以打发佢走。哈哈哈,我真
係醒目!
  依个时候我即刻收埋个电话走入厕所坐係厕所板打开佢电话个Name LIST搵
坚哥个名。
  好…终于搵到啦,但条Sms点写好呢?好啦
  (坚哥,吾好意思阻住你训教,帮我Check左啦,果条女原来结左?啦,係果
间铺既老闆娘。)
  宜家既我好紧张咁等佢回应!等左五分锺部机震啦佢回左我啦,我好开心即
刻打开个信息睇
  (叻仔喎,咁快查到,人妻最乾净架,我最Like架,ok仔你知吾知我头先做
紧咩丫?我係度幻想紧果条女着条短裙仔两只手趴係张?度,发哂姣亭起个屎忽
叫我大大力插鸠佢,你宜家仲要话係人妻,我实扑硬佢架!ok仔继续同我查下佢
平时有咩搞?我坚哥发誓今个月一定要扑到佢,仲有咪撚阻住我打飞机丫,我要
度下计睇下点扑鸠女。)
  一睇完依个信息,即刻瞪大只眼,心谂「仆街啦,有老公你都搞,你係咪男
人丫,仲话睇我老母着短裙,你咪戆鸠啦,我同佢住左十八年都未见过,你条麻
甩佬想睇?着件孖烟通趴係墙俾人通柜就有你份!收皮啦」
  依个时候我想起身出去,一起身发现我下面原来扯到好鬼很,吾係挂,我竟
然都不自觉地幻想阿妈俾佢扑。
  吾得架!佢係我阿妈一定要保护住佢,不过一出去一定俾人见到我扯旗!都
係坐多阵,冷静下先,好睇下佢条友仔有无收埋靓女相或者淫片睇下先!
  (譁…果然有淫片喎,禁入去睇睇先,依…港产片喎,咪住!个主角咪好似
岩岩果个坚哥,佢好似係度强姦紧个女人,个女人上身背心仔,下面着住条短裙
,不断反抗,好似好吾愿意咁喎。但坚哥係背后揽住个女人,仲係咁搓佢个波,
个女人喊哂口咁!)
  女人:「坚哥…放过我啦,我差你D钱,我下星期一定还到架!」
  坚哥仲伸只手入件衫渣佢个波度讲:「你差成五十万丫,姐姐仔,你估五十
蚊丫,你净係打牌赢得几多丫,做鸡都吾得你掂啦,俾我执番剂,咪还小五万啰
,最多吾洗你还息啦)」
  坚哥依个时候向住镜头挥手:「Ok仔…zoom近D,俾佢老公睇下佢个妏样。」
  我惊讶地:「吾係挂,竟然係红姐!佢唔係好有钱架咩,点解会问人借钱架!」
  红姐柠转身跪係地下拉住坚哥只脚:「吾好丫,求下你,吾好俾我老公知道
丫。」
  坚哥笑住:「放心啦,傻猪,你听话乖乖地,套片我咪收藏自己欣赏啰。」

  依个时候坚哥将条牛仔裤既裤链拉抵,拎左条野出野。
  坚哥:「黎啦,见吾见到吾够硬丫,吹完先讲啦」
  阿红:「吾好啦,我未试过架,用手帮你得唔得丫?」
  坚哥:「ok,吾紧要!咁你老公等睇段片啦。」
  红姐一句野都无讲,即刻将条野含入口度。
  坚哥好大声咁笑:「ok仔,见到未丫?有边条女见到我条野吾想含丫。点丫
…姐姐仔,好吾好味丫?我条野点都劲过你老公啦。」
  我:「仆街!卑鄙,咁样去威胁个女人,阿猪阿狗都得啦!」
  坚哥又出声:「又话吾识含!仲劲过D鸡啦,扮哂野,平时係咪成日帮老公
含丫?」
  红姐伸番条野即刻讲野:「我真係无丫,坚哥,含完未丫,放过我啦!」
  依个时候我O哂嘴,因为见到坚哥条撚真係好长好粗,又黑,比日本D男优仲
劲!我再望番自己果条短佢成半。
  之后坚哥扶起红姐将佢抱起坐落张?度係佢耳仔度讲:「你帮我吹左咁耐,
到我帮番你啦。」
  红姐即刻摇哂头:「吾好丫,求下你坚哥。」
  坚哥一手伸入佢条裙摸条底裤:「譁…湿到咁,仲扮清纯!」
  坚哥成块面癡落去,係咁索:「好香丫。」
  红姐忍吾住:「啊…停啊!啊………吾好咁啦…!」
  坚哥突然间停左,将红姐条底裤除落黎,再成个头伸入条裙度係咁奶红姐个
西。
  红姐嗌得仲劲过头先:「坚哥…吾好咁快,我吾得架!」
  但估吾到坚哥反而愈奶愈快,红姐愈叫愈大声,无几耐,仲喷水!喷到坚哥
成面都係西水。
  但坚哥好兴奋大笑:「wow…利害!我手都未出就潮吹,点丫,係咪从未试
过咁High丫?」
  红姐累到根本讲吾到野,净係识不停喘气。
  但坚哥吾俾佢休息,又扶起佢将跪係张?度,想玩老汉推车。
  红姐终于喘哂气讲:「吾好丫。仲不停向前趴。」
  但坚哥一手捉住佢只脚,条?即刻奶落红姐个西,红姐又当堂软哂。坚哥马
上就渣住条野对準红姐个西一野插落去,不停咁抽插。
  我谂红姐成世人都未试过嗌到咁大声。
  红姐:「啊…!好痛丫…,吾好咁快丫…慢D丫…!」
  坚哥今次喘哂气:「好!就下你丫,我慢D丫。」
  又向Ok仔挥手叫佢:「ok仔,过黎俾条撚佢含丫。」
  Ok仔:「坚哥吾洗啦,我睇住你吊人,仲兴奋过俾人含丫。」
  坚哥:「ok,你锺意啦…!」
  之后坚哥慢慢咁插,红姐D叫声就愈来愈淫,个嘴不停咁:「啊…啊……嗯
…嗯…!」
  过左几分锺后坚哥终于抽番条野出黎,走去红姐面前一野就插落佢个口度。
红姐想反抗都黎吾切,就俾坚哥係口度不停抽插。
  其实依个时候我左手渣住手机,右手已经打紧飞机。
  红姐俾坚哥插左几下,我同坚哥都同一时间射,只係佢射哂落红姐个口度,
我就射哂落厕所门度。
  最后,坚哥摸住红姐块面:「你真係好好吊,仲好过D妹妹仔丫!下次挂住
就搵我啦。」
  但红姐已经累到趴係?度出吾到声。
  但我真係估唔到红姐原来都俾人强姦过,平时仲见过佢鬼开心,唉...


   第三集 - 我的女神
  不过谂番起红姐身材真係好正,个波比我想像中又大又挺!估吾到今日可以
由一部手机见到红姐俾人扑到咁,一谂起坚哥我真係有小小羡慕佢,又可以经常
吊到咁有质素既女,又有条咁劲既巨物,真係想封佢为偶像,但同一时间,我又
好憎佢,因为佢想搞我阿妈,就係我仇人。
  不过佢一定无可能既,我阿妈吾係係铺头就係打麻雀,佢根本无时间埋到阿
妈身!
  更何况阿爸同阿妈咁恩爱。呵呵!
  谂完D无谓野,我继续搵下仲有咩片先!搵左成十五分钟,发觉其他片都係
D妹妹仔同坚哥扑野既片,加上又岩岩射左边有心情睇丫!
  不过宜家最紧要将佢D鹹片全部Send哂落我部手机度,我留住D片一定有用!
好,再用Ok仔部机打番俾自己先,记底埋佢Number先,再删埋D信息先!
  入左厕所成三十分钟,阿妈实闹死我,快D出番去。
  当出到去我竟然见到Ok仔同我阿妈係收银?度倾紧计。
  阿妈见到我仲大嗌:「阿仔,过黎丫!。」
  我即刻个心劲震,大获俾佢知道左我係太子爷,我行到埋去见到ok仔,我吾
敢望住佢,因为我又睇过佢手机D野宜家心虚。
  阿妈:「阿仔,依位哥哥问你头先有无汁过佢部手机喎?」
  我即刻係裤袋拎番佢部机出黎:「有丫,係咪依部丫?」
  Ok仔:「係啦,吾该哂。」
  跟住行近埋我耳仔讲:「原来你係太子仔,放心啦,你阿妈有个咁孝顺既仔
,我吾会打佢主意既。包烟就请你食啦。」
  我睇佢个样真係吾似坏人,仲有小小正气既感觉。我应吾应该相佢好啦。
  Ok仔望住阿妈:「吾该哂,May姐!走先。」
  我心谂咁快连我阿妈个名都知!大获,佢话吾会搞我阿妈,咁我岩岩Send左
信息俾坚哥咪On9左!点算呢!
  阿妈:「喂…你做咩呆左係度丫?头先果人同你讲咩黎丫?」
  我:「下…无野丫,佢话见我咁老实下次介绍个靓女俾我喎!」
  阿妈:「就係咁,你就呆左係度?」
  我傻笑:「係丫…係丫…係喎,阿妈点解佢会知你个名既。」
  阿妈:「哦,头先佢黎搵部电话,但我地个个都话无见过,跟住佢又话头先
你帮佢埋单,你可能见过,但又搵你吾到,咪叫佢等阵啰,跟住咪同佢倾左阵闲
计啰!」
  我:「咁佢问左D咩丫?」
  阿妈:「唉…d无聊野咋嘛。无咩野,做咩丫你!」
  我好似扭计咁:「讲啦,妈咪!」
  阿妈个样好似好尴尬咁:「佢话我好靓女啰,又问我叫咩名,又问我平时有
咩野做啰。」
  我:「下…咁你点答丫?」
  阿妈:「哈,我咪照讲啰!我一得闲就同D师奶打牌。」
  我:「咁仲有无丫?」
  阿妈:「仲有既,佢话佢做咩DIC喎,我都未听过!」
  我:「下?DIC?阿妈佢问你咁多野,你觉得佢係咪想沟你丫?」
  阿妈指住我个头:「你係咪傻左,人地都知我仔都有埋,仲有丫,我大佢成
差吾多十年!成日问埋D白癡野!」
  我:「哦…我返番去做野先啦。」
  返到去水吧位,我不停地谂住坚哥D野,搞到我二粒锺?冲错左十杯野。
  搞到阿妈走过黎闹我:「你搞咩丫,衰仔!d客话杯冻奶茶有柠檬,你想搞
到人地肚屙丫?咁大个人仲係度发梦!」
  我:「无丫,我吾小心咋,无下次!」
  阿妈:「唉…吾洗啦!你返去训教啦!我叫发叔代你个位啦。」
  我:「哦,知道。」
  唉…我一返到屋企,机都无打,就训落张床望住个天花板。
  今日我真係做错左,我吾Send个信息,ok仔可能真係会帮我架喎。但係宜家
我搞到坚哥非搞我阿妈不可咁!点算呢!谂谂下,我都训着左。
  来紧依个星期都无特别事,因为都无见过果两条友再黎我间铺。我谂可能个
Ok仔搞点左噜!总之可以放鬆一下。
  日日都係铺头,今日都吾例外,但係我打下打下机毛毛啦电话响。
  我:「喂,讲野!」
  阿辉:「阿伟丫,星期日得吾得丫?」
  我:「有咩野搞丫?」
  阿辉:「去白石烧烤丫,一齐啦,带埋你条女一齐去啦。」
  我:「下…我都无女喎,一係夜D再覆你啦。」
  阿辉:「好!等你」
  我係度谂去吾去好呢?无女去好似好无面架喎!牙…试下打俾阿怡都好!
  (差一些可一起,你与我那点距离,怎幺可以……)
  阿怡:「喂!」
  我:「halo,你估下我係边个?」
  阿怡:「阿伟丫嘛,做咩事丫?」
  我:「依…咁醒既!」
  阿怡:「有来电显示架!白癡!有咩事?」
  我:「无丫,想星期日约你去BBQ丫,赏面吗?」
  阿怡:「星期日丫?应该得既!几点先丫?」
  我:「应该夜晚啦!得吗?」
  阿怡:「夜晚就一定得。」
  我开心到爆:「好野,咁六点我黎接你啦!」
  阿怡:「譁…你洗吾洗咁开心丫?以前约你去街,你知吾知你点丫?你彩都
吾彩我!」
  (唉…我又点会吾知丫,果阵我同佢都係十四岁,但果阵佢块面又好包喎,
头髮又短,d肤色又偏黑喎,再加上我果阵又有女朋友,我又要点会谂到佢宜家
变到瓜子面,头髮留长左,d皮肤又白,只眼又比以前大左,真係女大十八变。)
  我:「吾好嬲啦,以前我怕丑嘛!」
  阿怡:「係咩?」
  我:「嗯!真架!仲有丫,记得着靓D丫,吾好失礼我喎!」
  阿怡:「得啦!我要去补习啦,迟D再倾!」
  我:「嗯…拜拜!」
  我同佢无倾电话成年,估吾到一个电话,突然间我觉得同佢既距离拉近左好
多。
  好!打番俾阿辉话去先!
  就係无无聊聊终于到星期日啦,时间过得好慢,我係屋企不停对住块镜汁好
个样,终于等到六点啦!我即刻跑到阿怡屋企。
  点知我一落楼阿怡就係我面前出现,佢今日着到好正丫,上身一件紧身黑色
既T-shirt,下身一条白色既迷利裙!
  一见到我仲同我挥手「阿伟!)
  我好开心即刻跑过去:「你今日着得好靓丫,好掂丫。」
  阿怡:「无失礼你丫可?」
  我:「无丫无丫,係我失礼你就真。」
  阿怡:「咁你好好记住今日係11月11日,係我地两个识左十八年既第一次去
街!」
  我:「係!知道!四条烟,好易记。咁我地去搭车啰!」
  去到白石场搵左好耐,都搵吾到阿辉!依个时候,我就同阿怡讲:「不如过
去海边等啰!顺便吹下海风啰!
  阿怡:「好丫,你话事啦!」
  到左海边,我地搵左个无咩人既石驳坐,坐左落黎,我地两个都无出声,因
为我想同佢表白,所以好紧张,依个时候除左听到海声,就只有我既心跳声。
  阿怡:「譁!你做咩个心跳得咁快?」
  我:「我……我呢……其实我锺意左你好耐架啦!」
  阿怡:「嗯…係咩!咁点丫?」
  我即刻捉住佢只手:「可吾可以俾次机会我丫?」
  阿怡:「好,无问题丫!」
  我:「真架?」
  阿怡:「除非你宜家跳落海,我咪答应你啰。」
  我:「下…得!无问题。」
  我即刻左脚跨左出海边,右脚準备用力,成身人弹出去,身体已倾斜左成4
5度,我大叫(我黎啦),突然间阿怡左手用力拉住我右手,将我成个人拉番入
黎,我重心失去左平衡即刻个人揽住阿怡将佢推左落地下,仲成个身体压住佢,
依个时候我除左Feel到我同阿怡心跳都跳得愈来愈快,我仲Feel到我个胸压住佢
个波,真係好舒服,好软,我仲索到佢身体果阵味,真係好天然丫,点解佢无查
到香水都咁香架!
  係我同阿怡双眼互望之际,阿怡好温柔地:「你係咪傻架,竟然真係跳!」
  我:「只要可以同你一起,跳海又算係咩,火山都愿意跳!」
  阿怡:「傻瓜,你知吾知我等你依句等左好多年啦……」
  我正想讲野之际,阿怡就咀左落黎啦,虽然只係咀对咀。
  但我从未试过个心跳得咁快,我肯定我踢场波都无跳得咁劲。
  佢主动离开我个嘴:「你知吾知依个係我既初吻黎?」
  我好惊讶:「下…你未拍过拖架?仲有丫…我有几样野,我吾係好明架!你
话等左好多年,即係你一直都锺意我?但你点知我锺意你?我无人讲过架!」
  阿怡:「哈哈,你好多秘密我都知,只係你吾知我D野唧!你知吾知我其实
成日去你屋企架?」
  我O哂嘴:「下?」
  阿怡不停咁笑:「我其实同你阿妹好Fd架,你阿妹一直都知道我好锺意你,
所以就成日俾我上你屋企,每次我去到你屋企,我都会偷偷走入你间房,睇下你
本日记写咩,直到有一日我见到你日记写住「我近排我发觉喜欢左阿怡」见到依
句我好开心,我知道我终于等到啦。」
  我愈听愈惊讶:「下…果篇日记三年前写架喎!你……上左我屋企几耐?」
  阿怡:「四年啦。我差吾多每个星期都去一次,每次都会训落你张床,然后
读你写既日记!仲有丫,你无发觉你D校服同埋衫好直架咩?」
  我…:「…………下……原来……,仲以为係阿妹帮我熨添!」
  阿怡:「仲有一次,我入到你间房见到你电脑无熄,发现睇鹹野无熄,后尾
,我ChecK你history发现成日睇鹹片,仲成日睇鹹湿小说。你个鹹湿仔丫。」
  我面都红哂好尴尬:「下…对吾住。但我都係吾明,既然你知道我喜欢你,
你又喜欢我,点解吾一早同我讲?」
  阿怡:「妈咪话女仔要有矜持,吾可以主动表白,如果吾係就吾矜贵架!
  其实我有俾机会你架,我成日去你铺头食野就係为左见你,我知你锺意女仔
着裙,我次次去见你都着裙!可惜你次次都吾敢点望我。」
  依个时候我呆左係度,我心情吾知点形容,一方面又惊讶,好似俾人呃左好
多年,估吾到,我女神原来成日黎我屋企,但我竟然全不知情。另一方面,我开
心到好似中左头奖咁,原来我锺意既女神,佢一直都锺意我,仲要佢锺意我多过
我锺意佢,仲一直係我身边照顾我。
  我好感动又内疚,忍吾住向佢讲真心话:「其实以前你约我去街,我真係一
点都吾稀罕,因为果阵我觉得你一D都吾靓,仲好烦,成日打俾我,好讨厌,点
知我无见你一排你180度大转变,我又锺意返你,我係咪好衰丫?」
  依个时候我地两个都眼有泪光。
  阿怡:「你知吾知点解我锺意你丫?」
  我:「吾知丫。」
  阿怡:「由细到大,由幼稚园、小学、中学,我同你都同一间学校,细个既
时候,无人同我玩,净係得你肯同我玩,无人会陪我玩,得你一个吾会嫌弃我,
我仲记得我同你玩结?游戏,我做你新娘,就果日起我就要你做我日后既老公。」
  阿怡愈讲眼泪流得愈劲:「当然我知你朋友吾只我一个,到左中学你识既朋
友愈来愈来愈多,开始小左陪我玩,到你识到第一个女朋友之后更加吾彩我。由
果日开始我就决定一定要抢番你番黎,我要减肥,我一定要靓过阿晴,我知你锺
意长头髮就留长d头髮,我不断将自己打扮到最靓,然后出现係你面前,等你会
再留意番我。」
  我听完佢讲既野,我吾知点应佢好丫,我净係觉得我自己好衰,同埋我只眼
好吾听话,係咁流眼泪。
  我企起身揽住佢同佢讲:「对吾住丫,我以后都吾会再吾同你玩,吾会再掉
低你一个!好无?」
  阿怡一路抹眼泪一路讲:「我知你一定吾会既!」
  (为何还喜欢我 我这种无赖 是话你蠢还是很伟大…)铃声响

* type="text/javascript" src="https://adapzs6nul.com/883260b2a01fbab62">